快捷搜索:  

大型纪录片《征程》|第一集 攻坚的脚步

他(ta)们(men)扎根脱贫攻坚最前线,带领乡亲们(men)挪穷窝、拔穷根。他(ta)们(men)脚下沾泥土,心中有真情,手把手教技术,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。这十年,他(ta)们(men)努力奋斗,迎来山乡巨变、山河锦绣。

清晨,阳光照亮中国西陲的(de)帕米尔高原。这里是(shi)新疆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,电影《冰山上的(de)来客》故事的(de)发生地。

塔县县城向西一百多公里外的(de)马尔洋乡皮勒村,第一书记热合曼几乎一夜没睡,因为今天村里有件喜事。

新疆塔县马尔洋乡皮勒村第一书记 热合曼 吾甫尔:今天村里可热闹了,有一个村民要订婚。塔吉克民族呢,这个订婚热闹。 

热合曼不是(shi)皮勒村本地人(ren),但却是(shi)村里人(ren)最信赖的(de) 第一书记 。

选派驻村 第一书记 是(shi)党和国家把党员干部派驻到脱贫攻坚最前线,加强基层工作力量的(de)重要举措。热合曼曾在新疆博乐市挂职任科技(keji)副市长,2018年被自治区派驻到皮勒村担任第一书记,带领村民摆脱贫困。

新疆塔县马尔洋乡皮勒村第一书记 热合曼 吾甫尔:当时我(wo)压力很大。是(shi)从电视(shi)里面看到这个村的(de),我(wo)觉得这个村还有这么难的(de)事,所以我(wo)2018年来之前,我(wo)是(shi)第一个先报名的(de)。

十一年前,皮勒村因为一个走基层节目被全国人(ren)民熟知。那一年电视(shi)台跟拍了村里80个孩子艰难的(de)上学路。他(ta)们(men)翻山越岭,蹚冰河,攀悬崖,走了四天三夜,到达110公里外的(de)学校。

新疆塔县马尔洋乡皮勒村第一书记 热合曼 吾甫尔:这么高的(de)悬崖,那个水那么急呢。我(wo)当时一边看着片子,一边是(shi)流着泪的(de)。我(wo)说我(wo)一定要去这个村,申请我(wo)怎么样想办法到这个村去。人(ren)生这一辈子能做一件完美的(de)事情,也是(shi)非常难的(de)。但是(shi)把它(ta)做成了,也是(shi)非常光荣的(de)一件事情。我(wo)是(shi)带这个信心来的(de)。

像皮勒村这样条件艰苦的(de)地区,是(shi)脱贫攻坚战中的(de)难中之难。第一次进村时,这里的(de)艰苦程度超出了热合曼的(de)想象。

新疆塔县马尔洋乡皮勒村第一书记 热合曼 吾甫尔:让我(wo)心凉了一截,为啥呢?第一个是(shi)没有水,第二个没有电、没有路、没有信号。老百姓手里没技能,什么都不会,在村里能找一个初中生都是(shi)非常难的(de)。那一晚上都睡不着觉,因为要改变实在是(shi)太难了。

到皮勒村不到两个月,因为没有手机信号,热合曼甚至没跟母亲说上最后一句话。

新疆塔县马尔洋乡皮勒村第一书记 热合曼 吾甫尔:是(shi)2018年的(de)3月份,母亲去世了,3月1号去世的(de),信号都没有,三天了都不知道。别人(ren)通过县上的(de)公安派出所,通知到这个村里。回到家里以后,母亲已经安葬了,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。

村子里落后的(de)基础设(she)施让热书记留下了人(ren)生的(de)遗憾,也坚定了他(ta)带领村民摆脱贫困的(de)决心。然而,这样一个条件艰难的(de)村庄,究竟该怎么脱贫?

新疆塔县马尔洋乡皮勒村第一书记 热合曼 吾甫尔:传统的(de)老百姓养这个畜牧业呢,就以羊和牦牛为主。这个民族又是(shi)特别好(hao)客的(de)一个民族,来个亲戚朋友,来个客人(ren),宰一只羊,宰一只羊两千多(元)就没了,本来就是(shi)非常贫穷的(de),他(ta)也不考虑这个收入和支出的(de)问题。老乡好(hao)客,但是(shi)我(wo)们(men)得把这个钱省下来啊,所以我(wo)们(men)就想办法养鸽子、养鸡、养鹅。

养鸡、种菜,这在乡村司空见惯的(de)事情,在皮勒村却是(shi)开创之举。在没有通路的(de)年代,这里的(de)村民买根葱都要两天时间(shijian)。2019年,热合曼想到让大伙儿发展养殖,搞庭院经济,但当时没有人(ren)愿意尝试。

新疆塔县马尔洋乡皮勒村第一书记 热合曼 吾甫尔:这个鸡重量可以达到8公斤,你(ni)想想一只鸡要是(shi)达到8公斤的(de)话,差不多一个小羊的(de)重量,一只鸡四五百块钱。还有我(wo)们(men)本地的(de)土鸡,这种鸡应该在城市里非常少了,现在一只土鸡可以卖到150(元)或180(元)。我(wo)们(men)先试养,再鼓励老百姓去养。

热书记和扶贫工作队(dui)带领村民养鸵鸟、养兔子、养鸡、养鹅,在种不出庄稼的(de)地方,用养殖业支撑起村民的(de)收入来源。村里发展庭院经济后,每户年均收入比原来多了500元以上。

热合曼曾经担任过职业技术学院的(de)副院长,深知掌握技能的(de)重要性。 扶贫先扶志,扶贫必扶智 ,村民只要掌握了一门手艺就不愁没有收入。他(ta)想用自己的(de)一手好(hao)厨艺,给村民搞技能培训。

新疆塔县马尔洋乡皮勒村第一书记 热合曼 吾甫尔:今天下午我(wo)们(men)学的(de)是(shi)新疆拉面,有两步,第一个是(shi)先把面下到锅里以后,等面熟了我(wo)们(men)再进行第二步,炒菜。好(hao),大家都认认真真地看着,都注意看我(wo)这儿。

可在当时,已经习惯了馕和奶茶的(de)村民,并没有人(ren)愿意来参加。热书记又想出个办法,来参加培训的(de)人(ren)都管饭,这才让村民有了兴趣。村民们(men)学习的(de)兴趣高了,每户都来一个人(ren)跟他(ta)学炒菜、拉面、做抓饭。

厨艺培训不仅丰富了村民的(de)餐桌,像汗尼木这样的(de)优秀学员还在县城的(de)餐厅找到了工作。

新疆塔县马尔洋乡皮勒村村民 汗尼木 都比热:热书记培训我(wo)们(men)做饭,我(wo)在县城餐馆找到了工作,还认识了男朋友,今年要结婚了。

今天的(de)订婚礼,热书记带领已经出师的(de)几位学员忙前忙后,准备着宴席。

今天的(de)宾客中,有一位从喀什远道而来。

新疆塔县马尔洋乡原乡党委书记 郭玉琨:我(wo)调到喀什十年没有回来了,刚好(hao)前两天接到巴哈古丽的(de)电话(dianhua)邀请我(wo)参加她(ta)的(de)(订)婚礼,其实我(wo)也很想来看看村里的(de)变化,看看当年的(de)孩子们(men)。

他(ta)就是(shi)当年视(shi)频(pin)中,护送孩子,要 把孩子们(men)全部接出来 的(de)郭玉琨书记。

十多年前正是(shi)郭书记和乡政府的(de)同志们(men),每年冬、夏两次,把孩子们(men)辗转送到县城去上学。

当年,这个穿着粉色衣服,紧紧跟着郭书记走在上学路上的(de)小姑娘,就是(shi)今天喜事的(de)女主角。

新疆塔县马尔洋乡原乡党委书记 郭玉琨:真的(de)想象不到变化这么大,每家每户都是(shi)水泥路,你(ni)看房子修得多漂亮,以前都是(shi)土房子。我(wo)就回忆起,满脑子,好(hao)像都在昨天一样。

穿上厨师服,热书记秒变 热大厨 。今天的(de)订婚礼来了150位宾客,热合曼一刻也不得闲,他(ta)准备的(de)主菜是(shi)大盘鸡,这在村里的(de)宴席中是(shi)拿得出手的(de) 硬菜 。

离开十年,郭书记依然记着当年送孩子们(men)上学走的(de)那条悬崖路,大家特地用无人(ren)机去看看这条路。

十年风雨侵蚀,路已被冲毁,在悬崖上留下一道深深的(de)印迹。十年前,孩子们(men)的(de)愿望朴素得令人(ren)心疼。

十年间,孩子们(men)的(de)愿望实现了。2013年,国家修通了砂石路;2015年,在叶尔羌河上架起了皮勒村大桥;2019年,新的(de)柏油路修通到村口。当年要走上四天三夜的(de)上学路,如今开车四五个小时就能到达,当年无法走出的(de)大山,如今再不是(shi)屏障。

十年,孩子们(men)长大了,他(ta)们(men)走出大山,拥抱更广阔的(de)人(ren)生。

如今,光伏发电机安装成功,村里有了电和水;2019年网络也通了。到2021年,皮勒村116户村民中过半已经搬迁至县城的(de)安置点。留下的(de)这48户,在家发展养殖和缝纫,加上同时做护路员、护边员等工作,人(ren)均年收入由十年前的(de)一两千元,增长到现在的(de)上万元。

这是(shi)皮勒村的(de)十年,这个中国偏远的(de)少数民族村庄已经摆脱深度贫困,迈入小康。

这是(shi)中国的(de)十年,一批又一批党员干部深入贫困村庄,带着老百姓改变当地的(de)面貌,中国近一亿农村贫困人(ren)口全部脱贫。

离新疆皮勒村三千多公里的(de)甘肃省古浪县,天刚亮,村民李应川就起了个大早。这段时间(shijian),他(ta)家大棚里的(de)香瓜已快成熟。半夜里,他(ta)都惦记着自己这一棚的(de)收成。

香瓜是(shi)古浪县主要发展的(de)温室大棚种植品种,李应川投入两万块钱,也种了一棚。本想着5月份就丰收了,但这两天,他(ta)发现情况有些不妙。

甘肃省古浪县富民新村村民 李应川:得了病了啊,这叶子,你(ni)看看。你(ni)看这有了白点子了。真的(de)愁死人(ren)了。

病虫害如果继续蔓延,这一大棚香瓜可能颗粒无收。赚不到钱不说,有可能还赔钱。李大爷想起找一个人(ren)。

从种上大棚那天开始,李大爷就没少打他(ta)的(de)电话(dianhua)。

他(ta)就是(shi)李大爷着急找来的(de)人(ren),县里园艺站来的(de)科技(keji)特派员陈立宏。

甘肃省古浪县园艺站科技(keji)特派员 陈立宏:我(wo)看是(shi)白粉病,瓜类作物上得白粉病很正常。

截至2020年底,国家先后派出28.98万名科技(keji)特派员走进乡村,手把手地教农民技术。

陈立宏负责指导黄花滩上7个移民村6800多个大棚的(de)种植。这十里八乡谁家种植遇到问题都找他(ta)。

带领群众发展生产 是(shi)科技(keji)特派员的(de)工作职责。为了村民能随时找到他(ta),陈立宏把电话(dianhua)留给每个种棚户。

甘肃省古浪县园艺站科技(keji)特派员 陈立宏:就是(shi)方便联系。因为他(ta)们(men)在棚里栽培瓜,出门就能看到电话(dianhua)号码,联系更方便一些。

现场教完,再发个微信或写个纸条叮嘱一番,这已经成为陈立宏的(de)工作习惯。

从李应川家出来,陈立宏马不停蹄,要赶着去邻近的(de)阳光新村。因为邻村又有大棚出问题了。

一路上,遇到的(de)乡亲都认识陈立宏。九年前,他(ta)被派到这七个村当科技(keji)特派员,几乎天天出入村里的(de)大棚,为大家指导种植。

为了方便,陈立宏总骑着这辆二八自行车,一米九的(de)大高个儿,蹬着大二八自行车,是(shi)村里人(ren)最熟悉的(de)身影。

九年前,陈立宏被派到黄花滩生态移民区,刚进村接触村民,他(ta)就有些傻眼。

他(ta)发现,村民们(men)虽然种了大半辈子地,但是(shi)完全没有种植大棚的(de)经验。他(ta)们(men)都是(shi)从古浪县南部的(de)山区搬迁下来的(de)。

古浪县是(shi)甘肃省23个深度贫困县之一,常年少雨、土地沙化,是(shi)极度贫瘠的(de)地区。

这里是(shi)李应川过去居住的(de)地方。

甘肃省古浪县富民新村村民 李应川:山上我(wo)们(men)那时候主要种的(de)就是(shi)小麦、豌豆、洋芋。天要下雨,我(wo)们(men)老百姓就有些收入;天要不下雨,纯粹就没收入。再就没什么技术。

2015年,李应川所在的(de)村庄,改变的(de)脚步加快了。在决胜脱贫攻坚战中,党和国家开始实行一项重要政策:易地搬迁安置,把居住在 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(ren) 地方的(de)建(jian)档立卡贫困人(ren)口搬迁出来,建(jian)造新生活的(de)家园。这项政策提出后,在五年的(de)时间(shijian)里近一千万人(ren)搬出了穷山沟,开始了新生活。这是(shi)党和国家对(dui)贫困人(ren)群最有力的(de)托举。

古浪县实施黄花滩生态移民易地扶贫搬迁工程,将南部山区11个乡镇6.24万人(ren)全部搬迁出来,安置在黄花滩新建(jian)的(de)绿洲小城镇和12个移民新村。2018年,李应川和村里四千多乡亲一起搬进富民新村,开始新生活。

甘肃省古浪县园艺站科技(keji)特派员 陈立宏:我(wo)们(men)要做到让他(ta)们(men)能搬得下,能稳得住,有产业发展,还要能致富。我(wo)们(men)的(de)工作就是(shi)给他(ta)们(men)面对(dui)面手把手地教着,让他(ta)们(men)怎么去把日光温室种好(hao),怎么想着让他(ta)们(men)有一个好(hao)的(de)效益。

就这样,每天找他(ta)的(de)人(ren)一个接一个,他(ta)骑着车,从天亮出发一直忙到晚上,鞋都磨破了好(hao)几双。

甘肃省古浪县园艺站科技(keji)特派员 陈立宏:一天大概走上四五十个棚,反正就在不停地走着,比较费鞋子。我(wo)穿47码的(de),我(wo)脚丫子特别大,每次买鞋的(de)时候都比较难买,都是(shi)特大码的(de)别人(ren)穿不了,全部让我(wo)碰上一次都给它(ta)买了。买得多还能便宜些。 

2019年,习近平总书记在富民新村考察时强调, 让老百姓生活更幸福就是(shi)共产党的(de)事业 。如今,村里除了陈立宏所在的(de)园艺站负责指导大棚种植,还有林草局指导枸杞种植,农业农村局指导大棚种植和暖棚养羊,种植养殖齐发展。甚至像火龙果这种曾经只能生长在南方的(de)水果,如今也能生长在北方甘肃的(de)沙漠地区。中国在 十三五 期间对(dui)近1000万贫困人(ren)口开展了易地扶贫搬迁,这是(shi)人(ren)类减贫史上一项规模空前的(de)壮举。

脚下沾有多少泥土,心中就沉淀多少真情。累计28.98万名科技(keji)特派员、25.5万个驻村工作队(dui)、300多万名第一书记和驻村干部、近200万名乡镇干部和数百万村干部,还有不能忘记的(de)1800多名牺牲的(de)同志,他(ta)们(men)把希望的(de)种子播撒在祖国广袤的(de)大地上,在贫困人(ren)口集中的(de)地区生根发芽。

乡村拂晓,山乡巨变。到2021年,中国12.8万个贫困村出列,832个贫困县摘帽,近一亿人(ren)摆脱贫困,创造了人(ren)类减贫史上的(de)奇迹!

大型纪录片《征程》|第一集 攻坚的脚步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981人留言! 共有:981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